北飞书,南钉钉,企微声音听不清?

光子星球

光子星球

· 1月15日

老二向老三看齐

播放 暂停

北飞书,南钉钉,企微声音听不清?

00:00 16:08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光子星球,作者 | 张进,编辑 | 吴先之

经过市场检验和淘汰,钉钉、腾讯会议、企业微信(以下简称“企微”)脱颖而出,在技术上不断迭代更新,应用于诸多场景,在线教育、在线办公等成为时代新潮流。

后疫情时代,市场被教育过一遍后,协同办公迎来平静,阿里、腾讯各分天下似乎已成定局,这时,半路杀出字节跳动,旗下飞书一出场便迎来众多目光。

其中不乏雷军、罗永浩等一众名人为其站台,小米、新势力“蔚小理”也全员迁移到上面,一时之间,飞书成为明星产品。

钉钉依赖背后庞大的电商生态,与连接了个人微信的企微赢得第一轮胜利,逐渐形成各自的优势。以“DING”一下为显著特征的钉钉,吸引了注重“管控”的一批传统企业,企微依赖打通个人微信,帮助零售、房地产、金融等重营销型企业,连接企业与外部客户,向着打造企业私域流量方向发展。

一款办公产品,使用的是员工,决定买单的是管理者。钉钉和企微选择从上攻陷管理者,迎来第一轮胜利,面对强敌,飞书选择走群众路线杀出一条血路。

第二轮竞技场上,三者境遇各不相同。以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为例,钉钉迎合了一部分管理者对员工的掌控需求,飞书则依赖协同、信息流通赢得使用者的一致称赞,而企微夹在两者之间,既没有输出管理理念,也没有赢得员工的心,更多是一种基础沟通、营销工具。

但最近企微开始将腾讯文档、腾讯会议整合进来,学习钉钉、飞书做一站式办公平台,从散装到合并,预示着协同办公软件领域的的竞争愈演愈烈,企微开始求变。

连接还是束缚?

在这既to B又to C的领域,后发者企微并未跳出钉钉的禁锢,想要打动企业管理者。

例如钉钉最优功能是考勤打卡、流程审核、财务审批、报销等,企微最大优势在于让销售型企业连接用户、如何服务好客户。而在文档、信息协同等方面较弱。

许多用户都是因为公司领导要求,才开始使用企微、钉钉,而大面积个人用户自发使用飞书这种情况,在前两者身上很少出现。企微是一款以企业业务为重心的产品。

腾讯微信事业群副总裁黄铁鸣认为,腾讯企业微信定位不同于钉钉、飞书等平台,企微最明显的竞争优势所在,是同类企业内部IM产品难以替代的商业工具。

企微基于腾讯QQ时代的音视频技术与即时通讯技术而生,定位是企业内外连接器,连接企业与自己的消费者、合作伙伴、上下游供应商,甚至整个行业的同行。

该战略的背后,依然借力个人微信这一天然庞大流量池。在2020年疫情,协同办公之战如火如荼之际,企微便是通过打通个人微信,在与钉钉的较量中侥幸扳回一局。借此流量连接,企微最终还是做起流量的生意。

以零售行业为例,屈臣氏员工用企微添加客户后,能帮助企业建立起私域流量池。在促销节给客户发送各种优惠福利,平时给用户发发优惠券,还能进行售后咨询服务,缩短了企业与用户之间的距离。

但企微本身能提供的功能有限,基础的功能只能满足内容营销和最基本的回复服务,为了节省开发成本,提供更多应用场景。在此基础上,企微开放大量接口给ISV服务商,这些服务商可提供更具差异化的营销服务。例如,有些企业需要在线商城、智能客服、品牌宣传推广等多样服务。

这些ISV服务商拥有软件独立开发功能,接入到企微后,能提高用户的粘性和活跃度。

这种内外连接能应用到包括金融、房地产、餐饮等多个重营销行业。而这背后都依赖于12亿微信社交流量,也是钉钉与飞书难以企及的优势。

但发展到今天,企微更偏重于营销价值,与钉钉的“新时代办公操作系统”、飞书“一站式企业协作平台”相比较,提供的价值似乎有些单薄,甚至于成为to B发展前路的一种束缚。这在用户使用意愿上有所体现。

“不如飞书”与“用处不大”,是目前用户对企微最多的评价。

在众多职场类社交平台,如果将钉钉、企微、飞书放到一起比较,对企微的吐槽最多,其中不乏title标着腾讯员工。

与飞书口碑形成两极反差,纠其原因,和飞书走群众路线不同,最初企微并未以员工为重心。

飞书在用户中拥有较好口碑,核心原因在于其定位就是减少用户的工作量,提高工作效率。飞书文档、会议等很多模块借鉴国内外成熟办公软件,愿意花大量成本打磨产品细节,注重使用者体验感。

例如,飞书专门成立了一个“人人都是产品经理”群,听取上百万用户的建议,进行产品细节上的修改、调试。用户有任何产品上的问题,@官方成员不久就能得到回复。

这需要花费大量人力成本去做。此前飞书官方称,飞书团队已有上千人规模,且人数还在不断增长。

飞书的出现,让企微开始重新思考员工的价值。

靠拢飞书

对于企微,在需要经常使用文档、会议等基础办公工具的用户看来,并不好用。无形中,屏蔽掉了一大部分“先进”行业员工,其中以互联网最典型。

极兔快递一位员工称,企微除了方便转发文档给微信好友,其他功能并未能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。但因为是公司统一要求使用,即使觉得飞书好用内部并未使用起来,只给小组成员安利过。

在同钉钉的竞争中,企微也不断在审批、考核、报账等钉钉优势领域发力,改进这些模块的功能。企微在抖音打广告,“腾讯‘企航计划’,员工超过30人,9.9元免费领取企微考勤机”等信息,透露出企微觊觎钉钉的考勤。

白强在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工作,平时沟通直接用微信,项目组直接拉微信群,OA和审批用钉钉,还会用到石墨文档和腾讯文档。

这样同时用多种办公工具的公司不是少数,因为并不注重基础办公方面的产品研发,企微和钉钉只赢得管理者的青睐。

最初,腾讯的协同办公大盘是分散的,分别有企微、腾讯文档、腾讯会议。这跟当时国内to B发展尚不成熟有关,各家还处于试水阶段。

2016年,在钉钉发布一年零三个月后,腾讯也推出了企微,正式进入企业办公市场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企微只是扮演着简单OA的角色,仅仅可以连接企业内部员工,只是作为一款普通的协同软件,被腾讯放在了集团业务的边缘。

随着产业互联网火热,巨头开始意识到企微与钉钉在to B中的重要作用。所以2019年,张小龙阐述了企微“人即服务”的产品理念后,同年年底企微才正式连接了坐拥10多亿用户的微信生态,开启了C端个人微信向B端企微的导流过程。

企微从此奠定了“连接器”的定位。但彼时腾讯的定位与战略并未朝着一站式协同办公发展,腾讯文档、腾讯会议依然作为独立办公工具。

无心插柳柳成荫,腾讯会议在成立仅八个月,在疫情的催化下,用户过亿。企微和腾讯会议逐渐成为腾讯to B生意中的重要两翼。企微也在2020年12月23日年度发布会上亮出“用户四亿”、“企业和组织550万”的成绩。

一开始,有诸多好评的腾讯会议拥有自己的微文档,但有用户称“比较鸡肋”,后来腾讯会议和腾讯文档合并。企微中也有腾讯会议的接入口,不过仍需要下载App,不能直接使用。

可以看出,腾讯最初并未以提高工作效率作为卖点来营销企微。从时间线来看,可以说,直到飞书出现带来新的危机,才促成企微与腾讯文档、腾讯会议的合并。

有了钉钉、企微的前车之鉴,飞书一经发布便集文档、会议等多种基础办公工具于一体,且衔接非常顺滑。飞书剑走偏锋,通过“走群众路线”笼络使用者的心。

个人用户对飞书的喜爱,让企微从定位于“企业内外连接器”,开始回到企业办公协作方面。

8月18日,腾讯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业绩报告,财报指出:“公司进一步打通了企业微信、腾讯会议及腾讯文档等通信与效率办公SaaS工具,以支持企业客户内部及其与外部用户有更好的协作。”

此前光子星球向一位企微员工询问,对方称内部现在正在做三合一产品。近日,企微和腾讯文档、腾讯会议三者集成版本,已公开使用,有用户称腾讯会议和腾讯文档的菜单栏已经出现在企微中。

对于此变动,一部分网友在社交平台调侃称,“企微+腾讯会议+腾讯文档”不就是飞书嘛。

一位内部员工告诉光子星球,企微的产研团队其实也挺注意产品细节的,但奈何人力不够,现在企微团队天天加班。在某职场平台上,有关企微加班繁重的吐槽也很常见。

企微开始注重基础办公能力,在产品细节上发力,试图以此扭转回“群众”的心。

同时,飞书也影响了钉钉,开始补齐在基础办公模块的功能。例如,去年10月中阿里在2021未来组织大会上发布了“钉闪会”,通过文档连接视频会议、日程、项目等协作功能,让云钉一体的战略再度升级。一位钉钉员工称,钉钉文档和语雀内部赛马,看谁能率先跑出来。

到底在抢什么?

企业办公市场竞争进入中场,以飞书出现再搅动战局。本质上这是一场to B的较量,各家都卯足气力,谁也不愿先低头认输。

一位腾讯员工告诉光子星球,企微现在是核心部门,很受关注。拿下办公市场对各玩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企业服务市场,企业数据是关键一役,这是互联网巨头在企业办公软件领域抢破头的关键原因。与此类似,最近两年较火的AI、芯片,一众独角兽企业纵使有先进技术,当互联网巨头进入,也要忌惮三分,因为互联网巨头积累了用户吃穿住行的数据,拥有大量应用场景。

三个月前,钉钉对外宣布用户数已突破5亿,腾讯通过企微连接及服务的微信用户数已经达4亿,此前有消息称,飞书DAU达300万。可以说,三款应用几乎覆盖了国内所有主流B端用户。

协同办公软件更像是阿里、腾讯、字节跳动的引流平台。谁赢得了企业,谁就赢得了B端市场的门票。以竞争激烈的云计算市场为例,有了钉钉、企微、飞书的先锋铺路,业务开展也势必更顺遂。

不同于C端,市场份额可以通过砸钱营销获得,再形成巨头垄断,B端先发优势是难以逾越的大山。

虽然企微和钉钉拥有时间上的先发优势,但目前看来两者用户粘性都不高。从上至下的强推,效果并不好。飞书让企微、钉钉感受到危机袭来。

从钉钉、企微迁移到飞书的企业不在少数,其中以造车新势力最为典型。

去年年初,小鹏还是钉钉的客户,并对外宣称在使用钉钉的数年间累计至少节省了1800万元的成本。根据小鹏汽车招股书显示,在2020年上半年,小鹏汽车员工人数为3676人。不到半年时间,小鹏全员迁移到飞书。而在更早的半年前,理想汽车也是钉钉的核心客户之一,也转移到飞书。蔚来也在2021年完成了从企微向飞书的切换。当然这几家也都在一些环节仍会使用企微,比如与客户建立联系等。

新势力青睐飞书,原因在于飞书所提倡的高效、协同、信息流动、OKR等等,确也实在地在工具中有所体现。不同于企微,飞书群众路线取得一定胜利。

无论是从“上”管理者还是从“下”员工入手,最后各家争夺的是企业这一整体。办公软件从钉钉、企微、飞书的变迁,让行业看到,要拿下to B行业的门票,要让用户真正看到价值。

飞书从一开始就反企微、钉钉之道而行之,从下之上推行。目前,企业客户,销售导向的向企微靠拢,中小民营企业选择了钉钉,飞书用户更多停留在互联网企业。

企业办公软件背后是各个企业的管理文化体现。例如一众民营企业选择钉钉,更多是看重钉钉的“强管控”输出,而互联网新贵字节跳动成为年轻人心之所向,其管理理念也被外界所看重。

飞书聚焦于效率垂直向下,钉钉则致力于大而全的生态体系,成为企业信息化的入口。对比输出理念的钉钉和飞书,定位于“企业内外连接器”的企微夹在中间,更多只是一种营销工具。错位竞争,企微偏离“主流”越来越远。

在较低的用户粘性之下,企微渐渐变成各企业员工终端上的僵尸产品。

马力任职于某上市制造企业,最近给企业做办公软件评估,在考察了钉钉、飞书、企微三款产品后,最后选择了企微。问及原因,他说用起来最简单,就跟微信一样。

一部分传统行业销售人员称,企微的基础营销功能很有限,一套完整的营销方法要应用到企微上,开发更多功能,需要经过公司多个环节评估审核检验,往往需要较长时间,效果也需要时间检验。最后企微仅变成了给客户发优惠券、节日问候的简单回复工具。

至于从上至下还是从下至上,管理者硬推和用户主动使用,谁更有用还有待时间验证,但在企业服务市场,仅仅只是考勤打卡和营销,用户不活跃,让企业办公软件成为僵尸工具,用户数据收集也更有限。

竞争最终会回到利用背后服务生态,为企业服务,企微还需要时间将整个生态盘活。

本文系作者光子星球授权钛媒体发表,并经钛媒体编辑,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本文链接
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,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,点击这里投稿 。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,点击这里

敬原创,有钛度,得赞赏

”支持原创,赞赏一下“
钛粉30326 钛ae5u70 满级钛宝16422180875 马洋928 钛小超16395556011 钛粉25713
514人已赞赏 >
514换成打赏总人数51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
关闭弹窗

挺钛度,加点码!

  • ? 5
  • ? 10
  • ? 20
  • ? 50
  • ? 100

支付方式

确认支付
关闭弹窗

支付

支付金额:?6

关闭弹窗
sussess

赞赏金额:? 6

赞赏时间:2020.02.11 17:32

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

注册邮箱未验证

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,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。

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,请留意垃圾邮件箱。

更换邮箱

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,建议您更换邮箱

账号合并

经检测,你是“钛媒体”和“商业价值”的注册用户。现在,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,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。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,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。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,我们深感歉意。